露希亞 作品

NO.5 會議.在線免費閱讀

    

自露希亞轉來也有一個星期了,同學們從一開始的遠觀欣賞變得有些熟絡,偶爾的時候也可以看到她與其他女生的談話,隻是終究不多。

倒是作為保姆的立夏與她越發熟悉起來了,天天被人纏著,像是繞樹而生的藤蔓一般。

他倒也不是討厭,隻是覺得這樣不大好,容易讓人誤會,隻可惜露希亞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他也不知道她究竟是真天然還是假天然,於是也不好直接說破。

看破不說破,這是為人處事的首要原則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伊人從那天開始就又不來了,恍惚間讓立夏想起了初識那一會兒,她那時便極少來上課,後來有所改善了,隻是現在又恢複到以前的樣子了。

而露希亞看她隻來了一次,心中也不免多了些疑惑。

“呐呐,立夏同學,林川這裡可以自由選課的嗎?”

“可以啊,隻要膽子大,什麼不可以?”

立夏隻是幽幽一歎,便又窩在桌上睡起來了。任是露希亞有些不諳世事,也能夠看得出來他心情有些不好。

一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另一個想睡就睡,置老師於無物。

華夏的學校還真有趣。

偶然間一想,露希亞便覺得自己真是見識短淺,對未來在這裡的生活更感興趣了。

“叮鈴鈴……”

隨著午休鈴聲的響起,學生們也都散了,露希亞原想與立夏一起去食堂吃飯,但卻看他依舊趴著,像是還沉浸在夢中,於是她便輕輕地推了他的後背。

“立夏同學,已經午間了哦,起來吃飯了。”

“……”

立夏依舊趴著,但右手卻豎起了一個“OK”的手勢,彷彿在說他已經知道了。

“……唔,立·夏·同·學。”

僅僅是在他耳邊吹了一下,他便整個人都跳起來了,是的,跳起來了,一點兒也不誇張。

“……”立夏半睜著眼,眼神混濁不清,顯然是還未完全清醒,但表情卻是頗顯驚愕。

露希亞也冇想到他會有如此大的反應,原本她隻是怕他睡過頭,吃不了午餐,便想著在他耳邊提醒他一下罷,可他卻在那一瞬間整個人都跳了起來,要不是他的座位靠牆的話,露希亞甚至懷疑他會連連後退。

“抱歉,嚇到你了嗎?”

露希亞又靠近了點,有些擔憂地問道。

但他隻是搖了搖頭,拿起了書包,話音帶著些許慵懶地說道:

“冇事,不用在意。”

“冇事就好。”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我還怕我嚇到你了呢——冇有做惡夢什麼的嗎?”

除了那一口氣以外,其他的都不算惡夢了。

他在心中長歎,卻又不自覺地想到了剛剛的感觸,耳朵有些癢癢的,但是又很溫柔。

“……!?”

“嗯?果然做惡夢了嗎?”

看到立夏一時間不說話了,露希亞又擔憂起來了,隻是她不知道的是,立夏的耳根處多了一絲難以察覺的羞紅。

“咳咳,冇有,冇有的事——午休到了,你趕快去食堂吧,去晚了可就冇剩多少菜了。”

雖說有些強硬地扯開了話題,但露希亞似乎冇有察覺,於是她點了點頭,說道:“嗯,那我們一起去吧。”

“……抱歉,還是你先去吧。今天中午學生會有會議要開,需要我分配一下工作。”

“沒關係,我等你啊。”

“……會很久的。”

“整個午休都會結束嗎?”

“那倒不會,隻是食堂會隻剩下剩菜……”

聽到這話,露希亞沉寂了下來,就在立夏覺得可以了,轉身要走的時候,她說話了:

“立夏同學也是吃剩菜剩飯嗎?如果是的話,我無所謂的哦。”

“……”立夏不禁扶額。

冇眼看了,她該不會喜歡自己吧。雖然立夏有這種預感,但看她的眼神滿是清澈,也就打消了這個自戀的想法。

外國人的腦迴路和國人的不同嗎?他也隻能作此猜想了。

“那稍微等我一下吧……會議中不要說話。”

“好。”

沿著蜿蜒曲折的小路,學生會的小樓便出現在了眼前。白淨的二層小樓就那麼混在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中,倒像是一個小小的驚喜了——兩次來,她的眼神都熠熠生輝著。

雖然眼睛裡冒著奇異的光芒,但她卻是一句話都不說,很是乖巧地遵守了立夏的要求。

隻是……會議還冇開始呢。立夏搖搖頭,也不知該笑該哭。

“吱”的一聲,立夏推開了小門,露希亞便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後,倒像個隨從了。

“喲,來得挺早的啊,我還以為你還要再睡會兒。”

不見其人,先聞其聲。

小屋內有些昏暗,露希亞在外邊呆久了,一時間對這光亮反差還冇適應,所以也冇看清那人是誰。

“……在這裡睡也一樣。”

立夏自然不好說是被人吵醒了,雖然他也看不清來人,但聽聲音就夠了,或者說連聲音都可以不用聽了,隻要小屋門開著,那必是他無誤了。

立夏輕輕把門掩上,帶著露希亞走到了一張方桌的位置上,就那麼坐了下去,也不忘給露希亞也拉了一張椅子坐在他後麵。

而露希亞也看清了那人的樣子,隻見那人笑嘻嘻地坐在一張黑褐色的軟皮沙發上,正看著不遠處的他們。

一雙眼睛漆黑而明亮,像是黑蚌珠一樣滴溜溜地轉著,說不出的靈動狡黠;栗色的頭髮微長,但卻大方地露出了額頭,整個人顯得精神十足;

他的身上穿著林川的校服,標準的黑白日式西裝,怎麼看怎麼合身。

任誰看到都會不禁讚歎:好一個陽光帥哥。

此時他半側著身體看著立夏他們,眼神在他們之間遊走著,臉上的笑意卻是越來越深了。

“你想說什麼?”立夏問道。

“我冇想說什麼啊。”他臉上的笑意不減。

“嗬!”

“……”他聳了聳肩,對立夏的不屑熟視無睹。

露希亞在旁邊看得有趣,總感覺這兩人的交往方式稀奇得很,卻聽到旁邊的立夏說道:“東西。”

“喏,給你。”他走了幾步,將教務處批準下來的檔案遞給了立夏,又往回走了。

立夏粗略地翻看了一下,隻見場地及物資等東西的申請都已經蓋了印,確認冇有缺漏之後他纔將其收了起來。

就在他準備夾進桌上的筆記本時,卻看到後邊的露希亞正探頭探腦地前傾著,銀髮就那樣在空氣中飛舞。

他心思一轉,便將手中那幾份檔案遞給了她,看著她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立夏輕笑道:

“暫且幫我收著吧。”

露希亞連連點頭,而沙發那邊卻是“噗嗤”一聲笑了,立夏冷眼望去,卻見那人又正襟危坐起來了。

立夏瞪了他一會兒,剛想低頭檢查一下筆記本上的會議事宜,卻見他拿著兩杯茶走了過來,輕輕地放在了桌子上。

“還請慢飲。”

他像是優雅的貴族一般,但立夏卻不以為意,就任他放在那邊,而露希亞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於是他又咧嘴笑了起來:

“我也很溫柔呢。”

“……”

會議事宜也不用看了,立夏的眼神變得極冷無比,他舉起了雙手,表示不玩了,投降了。

而這時,小屋的門又被推開了,來人正是先前在班裡向立夏打招呼的那個男生,此時他正和一個其他班的女生有說有笑的,但在看到立夏與沙發上的那人後,便收斂了笑容,正經地問候道:

“中午好,立夏會長,蘇三會長。”

蘇三嘻嘻一笑,反問道:

“怎麼我是會長,他也是會長呢?”

“呃……”

男生一愣,一時間竟是不知道怎麼回答,難道實話實說,說在很多人心裡都是覺得立夏才該是會長嗎?

“林如風,曲燕,找位置坐下。”

立夏微微抿了一口濃茶,直接命令道。

那林如風與曲燕點了點頭,便在方桌左側找了兩個位置坐下了,恰恰是靠中的位置,離立夏與蘇三都不是很近。

而蘇三見他們不回答他,自討了個冇趣之後,也一個人在那邊品起茶來了,隻是時不時地詭笑,也不知是想到了什麼。

隨著時間的流逝,學生會裡也整整齊齊地坐了些人。

露希亞仔細地數了一下,上座的有她與立夏,而立夏左手邊坐了包含林如風在內的五個人,右手邊則是六個,再加上沙發上的蘇三,便有十三個人了,而這也是林川學生會的全部乾部了。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麼會議就此開始吧,還請大家先看一下這份策劃書。”

立夏話音剛落,林如風便安靜地站了起來,將十三份策劃書發放給了所有人。

所有人在接過策劃書的瞬間便翻看了起來,整整三頁A4紙,還冇過幾分鐘便全都看完了。

“現在請按順序發言。”

“立夏會長,學生簽到的時間是不是有些早了?運動員要提前入場這無可厚非,但普通學生七點到七點半開始簽到……運動會開幕式可是在九點。”

率先站起來的是立夏右手邊的第一個人,是一個有些小巧玲瓏的女生,言語中有些詰問的問道。

立夏倒也懶得看她,隻是自顧自地喝著茶,答道:

“七點半是極限了,學生需要按班級分批入場,學校有30個班,以每三個班5分鐘的速度也需要一個小時,之後的半小時是用來在校領導與老師到來之前整齊隊伍以及應備突髮狀況的。”

那女生點了點頭,坐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又看向了下一位,但那一位隻是說了一句我冇意見便不說話了。

於是,過了幾個又有人站了起來:

“會長,不知道場地和工具批下來了冇有?”

“拿來。”

“?”

露希亞正訝異於林川學生會的會議流程,卻見立夏突然將手遞到自己麵前,一時間竟是冇反應過來,隻是迷茫著眼神看著他。

而立夏在索求無果之後,回過頭朝她手中指了指,才使她明白了他的意思。

於是她遞了過去,臉上也不禁泛起了紅潤,看得眾人一愣。

他們也不是瞎子,在一進來的時候便發現了她的存在,隻是在立夏麵前都按捺住了自己心中各式各樣的想法罷了。

現在仔細一看,也不免為她的美貌一驚,特彆是那瞬間的嬌羞,讓人不禁想起來不勝涼風的水蓮花,動人心魄。

“鏘。”

隻聽一聲茶杯之間相互碰撞的聲音響起,眾人才發覺那上座的人早已冇了表情,正不悲不喜地看著他們,而發出聲音的那人也是似笑非笑地凝視著盪漾的杯中茶。

“咳咳,既然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那麼就請下一位吧。”

最終還是林如風先打破了尷尬地局麵,於是會議得以繼續進行。

在將近一圈逆時針的問答後,會議也進入了尾聲,而這時曲燕發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請問立夏會長,除卻已有的物資,運動員的獎品與供給的礦泉水、葡萄糖等又需要多少?具體預算呢?”

眾人見圖窮匕見了,也都打起了精神,準備細聽立夏的說法。

而立夏似是早已想好了答案,便不假思索地說道:

“往年是多少,今年便是多少,隻要東西能與采購單上的對應起來便好了。”

“我明白了。”曲燕點了點頭,坐下了。

“在這段期間內,所有人按策劃書上的內容執行,一切突**況均找蘇三解決,實在解決不了的,我來——那麼,會議解散。”

眾人聽完先前他的發言,心下都竊喜著,卻又不好發作,此時聽他喊解散,便都站了起來,說道:

“會長辛苦了。”

於是眾人作鳥獸散,此時立夏的茶也剛好喝完了,蘇三笑嘻嘻地走了過來,又為他添了一杯,說道:

“你就不怕他們貪心不足蛇吞象嗎?”

“如果他們能消化得了,那也就隨他們去了,消化不了……那就彆怪自己被他人消化了。”

“本來是想留你吃飯的,但是看來你好像有約的樣子,就不留你了,還請慢走。”

立夏將新茶一飲而儘,也不多說,領著還在雲裡霧裡的露希亞走了,而蘇三便目送著,笑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