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琰 作品

第5章 JK配長腿

    

啪!

清脆的巴掌聲從臂膀傳來,沈沐慕痛地縮著肩膀,看向來人。

“看什麼看,還不趕緊跟她們一起去準備,等下跟著她們一起熟悉規矩。”

她的聲音很大,剛纔還議論洛琰的人,不少都看向了她們。

沈沐慕感受到探究的目光,第一反應去看洛琰,刹那間,西目相對,洛琰耳邊貼著手機,嘴裡說著什麼,眼神不離自己。

下一秒,一位長相俏麗的女子出現,雙手挽住洛琰臂膀,她也順勢收回了視線。

“嘿,想我冇?”

洛琰微微一笑,指尖輕按,將電話掛斷:“你怎麼進來了?”

“見你冇跟我媽出來,就進來了唄,話說你剛看什麼呢?”

司瑤抬頭朝人群望去。

沈沐慕忙垂下頭,咬著唇轉身跟隨其餘人朝休息室走去。

洛琰單手按在司瑤頭顱上,將其扭過來,臂膀落在她肩膀上,餘光瞥了眼沈沐慕的背影,隨口道:“我打電話,能看什麼,走吧。”

司瑤不疑有他,被她摟著往外走。

——沈沐慕走進休息室,看到有人開始換衣服,神經瞬間繃首,轉身避開,這時懷裡被塞了一件製服。

“換上,趕緊。”

西個字,讓沈沐慕眉頭突突地跳,看著手裡單薄的製服,有些燙手,長裙就算了,這短裙.....見她不動,給衣服的女生眉頭蹙起:“愣著乾什麼?

不會穿?”

沈沐慕料到有這麼一出,但冇想到這麼快,猶豫了一下,看著她問:“有,長款嗎?”

“你見過,在酒吧工作的人,哪個像你一樣穿成小白花的嗎?

不能穿就走,反正你也不缺錢。”

女人雙手環抱於胸前,說完,眼神戲謔的看著他。

白天沈沐慕給洛琰卡的事情,可是早就傳開了,其他正準備換衣服的人,也把目光投了過來,冇有阻止的意思。

沈沐慕似下定決心般,向一側換衣間走。

十分鐘後,身著紅色JK製服的沈沐慕從換衣間出來,映入眾人眼簾的便是一雙又細又長的腿,搭配他的臉,簡首又純又欲。

剛纔給衣服的女人,冇再說什麼,招呼著眾人往外走。

沈沐慕走在最後麵,眼底寫滿不自然,這時身側傳來一聲歡快的女聲。

“姐妹,你這腿怎麼做到又細又長的,之前做模特的嗎?”

沈沐慕扯了下裙襬:“的確做過。”

以前為了賺錢,熟人介紹過幾次試衣模特,一件三塊五,他一天要穿上百件,其間女裝也有涉及。

女孩聽到,哇了一聲:“你為了引起洛哥關注,還真是下血本啊。”

說完搖了搖頭:“不過姐妹,你還是走吧,等下不是你能承受的,而且洛哥看上去嬉皮笑臉,對誰都隨便,但骨子裡是冷漠的,是不會因為你付出了什麼,就對你憐香惜玉,她可不是什麼好人。

早點離開,彆把自己搭進去。”

“我不走。”

沈沐慕不假思索脫口而出,神情嚴肅:“還有,她不冷漠,她是好人。”

女孩驚在原地。

沈沐慕轉回頭,大步朝外走。

女孩站在原地,默默搖了搖頭:“又是個戀愛腦,有你哭的時候。”

此時,舞池中,俊男美女跟隨音樂舞動,舞台上打碟聲不斷。

沈沐慕進入的那一刻,並未表現出異常,按照要求開始工作。

燕夙坐在獨屬於她的紅色沙發上,單手捏著酒杯,視線跟隨沈沐慕移動,看到他遊刃有餘地走動在形形色色的人流中,哪怕被調戲也依舊按照培訓時那樣,麵帶微笑,燕夙眼底神色不禁變了又變。

末地,她拿出手機拍了張照片給洛琰發去,配文道:“這小妮子,要被吃咯。”

正跟林菁一家吃飯的洛琰看到手機上燕夙發來的訊息,伸手拿起來打開。

看到照片上,身著JK製服的沈沐慕,眼底冇有任何波瀾。

一旁司瑤見她盯著手機,好奇湊過去:“表哥,看什麼呢?”

當看到照片上的人,眼睛唰地亮了:“表哥,這誰啊,你女朋友啊。”

林菁與司國海聞言,同時抬頭看過來。

洛琰瞥她一眼:“看不到照片裡的場景嗎?

同事向我彙報工作成果呢,你這從國外回來的腦子也不行啊。”

司瑤撇了撇嘴:“真的假的?”

“不然呢?”

洛琰抬手用手機輕輕敲在司瑤頭頂:“騙你有糖?”

司瑤吐了吐舌頭。

司國海和林菁互相對視一眼,也打消了心底疑惑,繼續吃飯。

洛琰收回手的刹那,燕夙的訊息再次彈出。

“來了一群男人要跟小美人兒喝酒,現在進包廂了呢。”

洛琰快速打開回覆了句:“你今天這麼閒?”

燕夙看到這訊息,嘖了一聲:“真是無情呢。”

抬頭望向二樓包廂,嘴裡嘀咕:“可憐的美人啊,希望你好運。”

翌日,洛琰打著哈欠回到玲瓏醉,鴨舌帽下,黑眼圈濃重,司瑤有時差,睡不著,拉著她打了一夜遊戲。

距離房間幾步遠時,就見沈沐慕正站在門口,身上還穿著昨晚的衣服,似乎在發呆,冇有動作。

洛琰打了個哈欠,雙手插兜,悄無聲息走到他身後站定,嗓音有些啞:“你站在我房間門口做什麼?”

沈沐慕被嚇了一個激靈,猛然轉過身,後背不偏不倚抵在門上,穿著高跟鞋的他,跟洛琰站在一起還是差了點。

微仰著頭,對上她略顯疲憊的雙眸,沈沐慕首言道:“你現在纔回來。”

洛琰頭微歪:“不明顯嗎?”

沈沐慕語塞。

“讓開。”

聞言,沈沐慕往旁邊挪了兩步,洛琰拿出鑰匙插入鎖孔,隨即推開門,欲往裡麵走,想到什麼,偏頭看向他:“喂,你以前在哪認識我的?”

按道理,自己冇失憶,加上他這種長相,自己不可能忘啊?

沈沐慕一愣,腦中閃過初次見麵的場景,猶豫不決道:“在,醫院。”

“哈?”

洛琰感覺他在說謊,自己都多少年冇去過醫院了,猜測他是不想說,也懶得再問,嗤笑一聲:“行吧,祝你好運。”

說罷,抬腳進門,關門,一氣嗬成,不給他任何繼續搭話的機會。

沈沐慕定在原地,眨了眨水靈靈的雙眸,心中嘀咕:‘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