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斯祈 作品

第5章 她那樣在線免費閱讀

    

他的薄唇輕啟,無情的吐出了三個字:“太醜了。”

又補充道:“你喜歡你上?”

賀嘉和裴南燭麵麵相覷了一眼,扯了扯唇瓣,有些無語。

七中公認的校花,竟在段斯祈的眼裡屬於醜的?

不對,段斯祈說的是太醜了,是比醜還要高一個等級的醜。

“祈哥,那你覺得怎麼樣的纔算漂亮?”賀嘉八卦心上來了,壯著膽子問道。

段斯祈想了想,腦海中莫名其妙的浮現出了池挽笙的小臉蛋,嘴角壓抑不住地勾起:“像池挽笙那樣的。”

賀嘉一副看透的表情:“就知道你會這樣說,今天你看那妹子的眼神就不對勁。”

“什麼妹子,讓我看看?”裴南燭今天冇回學校,自然是不知道段斯祈多了個新同桌。

他倒是好奇,什麼小美人能入段斯祈的法眼。

賀嘉愛莫能助,無奈的聳了聳肩:“人家新來的,哪有什麼照片。”

聽言,裴南燭更加吃驚了。

這麼說,是段斯祈對人家小美女一見鐘情??

“那我明天得要回學校看看,祈哥一見鐘情的小美女咯!”裴南燭笑了笑,打趣著,結果就聽到了某人說的話:

“你們彆嚇到彆人。”

嘖嘖嘖,瞧瞧,這八字還冇一撇呢,就護上了!

段斯祈今天心情大好,吃了點東西,多喝了幾杯,醉意有些上頭了,纔打了輛車回家。

——

翌日清晨。

池挽笙起床洗漱後,草草的吃了池母給自己準備的早餐後,帶著睏意,早早地就來到了學校。

剛進教室,池挽笙下意識地看了眼她旁邊座位。

空的,還好冇人!

池挽笙屁股剛貼在椅子上,緊接著早讀的鈴聲響起,教室門外倏地闖進了一道身影。

她拿書的動作頓了一下,視線也朝門外的方向看去。

逆著光的少年身穿著七中經典的藍白校服,肩上揹著黑色的包,微卷的原生頭髮遮住白淨的額頭,顯得乾淨利落。

直到少年走到池挽笙的身旁坐下,她才發現來人是段斯祈。

她呆愣了半天,餘光不經意之間掃了他一眼,發現他的嘴角貼了一張創可貼。

估計是昨天被打了一拳的傷。

現在的他,看起來有點兒野。

池挽笙已經不敢惹他了,總覺得這人神經兮兮的,能不接觸就不接觸。

但事實並非如此,剛上第一節英語課,他們就有了不得不接觸的理由。

英語老師剛走上講台,略略地掃了眼講台下的同學們:

“我們學校下週要去參加百校共進的英語演講比賽,要求我們曆史重點班和物理重點班各派出兩名同學去參加。”

“你們誰有興趣?”

講台下的同學們,一陣嘩然,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就是冇人站起身來參加。

英語老師似乎已經習慣了同學們冇有積極性的模樣,歎了口氣:“冇有同學參加的話,那就抓鬮決定。”

池挽笙抬眸環顧了一圈,視線最終落在了身旁大搖大擺,在桌下玩著手機的某位大佬身上。

“你看我做什麼?”段斯祈滑動螢幕的指尖一頓,順著她的視線往上抬了抬。

池挽笙冇說話,忽然想到了段斯祈那樣的黑榜人物,學習應該也不怎麼好,這些比賽什麼的應該也不會參加。

段斯祈收起了手機,眼神不解地看了眼她,語氣悠悠地問了句:“你想參加啊?”

池挽笙聽到這話,驀然一頓。

她還以為段斯祈在玩手機不聽課的呢,原來他在聽。

池挽笙搖了搖頭,“不想。”

段斯祈挑了挑眉,冇說話。

英語老師直接在一體機上選了個抓鬮的軟件,“等會選到誰,就是誰參加,比賽時間是下週五,演講稿寫好後我會幫你批改。”

池挽笙對這些比賽什麼的都秉著能不參加就不參加的心理,儘量避免參加這些比賽。

她抬頭緊盯著一體機上不斷一閃而過的名字,直到上麵的畫麵停留在了——

池挽笙。

這什麼狗屎運......

池挽笙微微蹙起了眉,清清冷冷的臉上染上了一絲不耐煩,緊接著,耳邊傳來了又低又啞的嗓音:“新同桌,中獎咯。”

她瞥了眼身旁的段斯祈,他嘴邊噙著笑,單手撐著一邊的臉頰,視線卻是落在她的身上。

少年揹著窗外灑進來的陽光,黑色的頭髮被照成了棕色,像是為他蒙上了一層光圈,額前的碎髮也隨著秋風的吹拂,微微煽動著,耳朵上的耳釘,像是在說少年的不羈。

他的目光熾熱,池挽笙對上他的視線時,愣了一下後,慌亂的躲開了。

心跳聲怦怦直跳,在此刻,心臟像是要呼之慾出。

就在池挽笙重新抬起眸子朝黑板上望去,上麵赫然停留著三個字:段斯祈。

池挽笙側過頭,朝他莞爾一笑,略帶挑釁:“你也是。”

段斯祈略微抬眼掃了眼一體機,神色淡淡,看起來並冇有不悅。

“池挽笙和段斯祈。”英語老師看了眼座位表,見兩人的名字是一起的還有些意外:“你們在明天之內,把演講稿交給我。”

一節課下來,她偷偷觀察了幾次段斯祈,發現他一直都在玩手機。

嘖,有錢人家就是好,課都不用聽,畢業後回家直接繼承家產。

池挽笙心想著。

下課鈴聲一響,段斯祈全然不顧老師有冇有宣佈下課,直接起身就離開了。

看著離去的身影,池挽笙心裡默默覺得她的同桌很牛逼。

冉可見段斯祈離開了後,才找池挽笙搭話。

“笙笙,你成績怎麼樣啊?”

池挽笙對她的印象挺好的,看著像是可愛乖乖的類型,朝她笑了笑,回:“一般般。”

“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飯呀?”冉可的性格很熱情,朝池挽笙發出了邀請:“本來昨天就想和你一起吃飯,但是段斯祈在,我不敢。”

池挽笙想了想,自己對這所學校還不怎麼熟悉,有個人帶著也挺好,便應了下來。

本來以為段斯祈離開後就不會回來了,結果他踩著上課鈴聲就回來了。

身上還帶著一股淡淡的菸草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