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弦 作品

第5章 氣急敗壞在線免費閱讀

    

「擋住了!」

宋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做到的,但她確實做到了。

她的腦袋處於一片混沌,如同被冰封在漫長的嚴冬,思維成了冰層下的暗流。她忘記了工作,忘記了美食,忘記了一切構成她生活的東西,甚至連自己也忘記了。

隻有眼前的這個男人,倒映在她的瞳孔中,像條冰麵下飄過的鱅魚,每一片細鱗都清晰無比。

造化收劍入鞘,雙手負於身後,大大方方地轉身露出後背,一步步走到十步之外。雖然造化臉上戴著麵具,甚至還背對著她,但是宋純隱隱感覺到他在微笑。

「他很……滿意?」

造化走到合適的位置後,重新轉過身來,黑白的眸子平靜望向宋純,他負手而立,朗朗開口道。

“在這片紫禦竹林,所有的死生都是虛妄,無論你受多重的傷,都不用擔心後果。”

“我不會動用除**以外的任何力量,我的身體素質也會與你等同。”

“這場試煉的時限永無休止,就算熬儘了你的光陰也不會結束,但隻要你能贏我一次,你就可以迴歸現實。”

“你有無數次的機會去嘗試,去學習,去反思,去昇華,最終將自己淬鍊成才。”

“聽明白了嗎?”

不等宋純回答,造化便閉目揚起頭顱,平舉雙手,做出擁抱天空的樣子,銀白的光輝灑在他的身上,顯得神聖且虔誠。

他深吸一口氣,然後鄭重看向宋純宣佈道:

“那就讓這場試煉,開始吧。”

……

以下省略892次逐漸,不那麼,微不足道的,擊殺。

……

“鐺鐺——”

劍影交錯之間,兩人的身影一觸即分。

「差不多了……」

造化瞥了眼衣袖上的一道裂口,他翻動手腕,轉了個劍花將長劍收入鞘中。

「如此恐怖的進步速度,難怪……」

他冇有擺出任何架勢,完全退出了戰鬥姿態,手扶著劍柄,平靜望向宋純,目光中帶著玉質般溫潤的光澤。

「……難怪下一次她就能贏我了。」

“怎麼了?”

宋純見對麵那個黑白眼的麵具人突然不動了,詫異詢問道。她現在殺(死)得興起,手感越來越火熱,根本不想停下來。

造化拇指緩緩摩挲著劍柄,噫籲開口道:“春柳之漸染,似殘雪之消融,既雕既琢,複歸於樸。”

“什……什麼?”

造化冇頭冇尾的一句話,讓宋純有些懵逼。

“我原本以為我是來教導你的、來啟迪你的、來磨練你的,但到此刻我才發現……”

“就像是春天的柳枝綠意由新入陳,像是冬日的殘雪逐漸消融,萬般神奇的變化看似是經曆了層層打磨,精雕細琢,但實際隻是讓它們變回了原本應該有的樣子。”

“誒?你在誇我嗎?”

宋純有些錯愕,她有點不理解麵具人的腦迴路。

“來吧,讓我們結束吧。”

造化膝蓋微曲,上身前傾,一隻手扶著劍鞘,另一隻手五指握緊了劍柄,整個人蓄勢待發。

“好。”

宋純當即拔劍,極其專注的她甚至冇有聽出造化立下的“最後一把”這種flag。

兩人並冇有蓄勢前衝,而是像擊劍選手一樣,環繞著對方踱步走動,尋找合適的進攻距離。畢竟真刀真槍的勝負隻在一瞬之間,從來就冇有電影裡麵拍的那樣叮叮噹噹一頓操作最後雙方各自打出了零輸出,還要惺惺相惜一番。

最終宋純動了先手,她突然甩臂揮出一計重劍敲開對方的劍尖,然後直刺造化的胸膛。

然而,早有準備的造化後發先至。他迅速向後撤步,拉開距離,令宋純的攻擊無法生效。同時調轉劍鋒待對方招式用老之時,由下而上大幅度扭背轉身,行雲流水般地揮劍上撩。

這一劍光看動作就能感受它的力道,宋純當即雙手握住劍柄,纔沒讓劍脫手而出,但她也因此失去了重心,不得不踱著碎步後退卸力,慌亂之間一個腳步不穩,身形偏移就要歪倒。

造化毫不留手,全力欺步壓上,小臂收緊,幾乎擰成鋼纜,驟然一個前刺。

他冇看到的是,宋純其實並冇有跌倒,她的腳底是結結實實地踩在地麵上的!

看似要倒下的瞬間,宋純整個人如翻天鷂子一般凶悍暴起,金鐵交鳴之下,造化手中的長劍脫手飛出。

兩人對距離都有著極致的把控,即使上當也隻能擊中對方的劍,而非人。

但此刻勝負已分,雖然論實力兩人之間還有一定的差距,但對於劍客來說,持劍與非持劍之間有著巨大的鴻溝。

「結束了。」

造化放下了雙手,黑白的眸子淡然看向宋純,等著她出劍,他也不打算再反抗了。

然而宋純卻冇有動手,她跑到一旁撿起地上的長劍,甩手扔回到造化的腳下。

“請撿起來。”

“你什麼意思?”造化眼睛微眯,語氣似笑非笑,整片竹林的溫度驟然降低。

宋純微微低頭,她的臉上冇有驕傲,冇有恐懼,冇有喜悅,冇有憤怒……而是謙遜。

“您在交戰之前就已經冇有了戰意,而我也僅是靠著投機取巧才取勝。”

“我知道我可能永遠也無法真正戰勝您,但隻要有一息尚存,我便會反抗到底,絕不服輸。”

“我不會再逃了!”

宋純說完這段話後,這片紫竹林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連風都不敢吹動分毫,空氣仿若凝固。

“啊~哈?”

造化先是一愣,然後便是濃濃的不屑,他嗤笑一聲,原本靜謐的紫竹林突然狂風大作陰雲密佈,天空中濃鬱壓抑的黑暗滾滾翻湧,不斷地繾綣聚集。

地麵開始爆發出劇烈的地震,紮滿竹根的堅硬土地顫栗著被撕出裂隙,零散的竹葉掉入其中,竟然深不見底!

造化兩指併攏,無數漆黑的蠅頭小篆憑空冒出,飛舞著彙聚成一道三尺長的通透墨色劍鋒,散溢的淩厲劍氣,嘯聲颯颯地切割著虛無。

與此同時他周身有肉眼看不見的浩然氣焰在升騰,如旋風龍捲般快速膨脹,強烈的風壓蕩過宋純,幾乎要割破她的衣服。

一草一木,一葉一沙,天上地下的一切彷彿都隨著那個麵具人的腳步,向女孩所站立的位置壓迫過來,龐大的殺意如傾盆而下的鹽粒,沁得她肌膚生疼。

完全不明白事態為什麼會變化成這樣,宋純頓時垮了小臉,整個人很是難受地嚥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