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 作品

第1章 回到1997年在線免費閱讀

    

頭上高速公路車流不息,時不時傳來大貨車轟鳴的發動機聲音,在高速公路橋下,吳桐疲憊的坐在小時候經常摸魚的河邊,咳、咳、咳,從肺部的不適再次襲來,吳桐感覺呼吸已經無法維持疲憊的身體,他關掉了手機,將身上的證件整齊的放在河邊的石頭上,望了一眼山區滿是星星的夜空,跳進了河裡。

...........

等吳桐再次醒來,怎麼回事,呼吸怎麼如此順暢,睜開眼睛他看到了自己的母親胡雲,這個和自己記憶中的一模一樣的媽媽,瞬間熱淚盈眶。

“媽媽,你怎麼在這裡?”

“哎呀,急死我了,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廠區的橋連一個欄杆都冇有,你也敢在橋上騎車,騎到河裡去了,要不是你孫叔在旁邊釣魚,你讓媽媽怎麼辦啊!”

吳桐意識到了什麼,吳桐想起自己10歲的那一年,因為騎自行車,掉進了廠區的河裡,而自己想了結生命的地方,正是當年掉進河裡的位置。

“難道我穿越了,我不是在做夢吧?”吳桐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傳來的劇痛讓吳桐立馬清醒過來,看著眼裡仍風韻猶存的媽媽胡雲,吳桐終於發現自己仍然活著,看了眼牆上日曆上醒目的1997年,我回到了17歲,也就是公元1997年。

吳桐是1980年生人,因為1999年家庭發生變故,大學經濟學專業輟學後給一個水泥廠開貨車的司機當徒弟,跟著師傅搬運水泥養家餬口,雖然辛苦但是收入還不錯,成家立業後終於因為防護措施不嚴而得了嚴重的塵肺,活著都成了一種奢侈,在被矽肺病折磨了二十年後,終於因為不忍病痛的折磨和家庭的負擔而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誤打誤撞的回到了1997年。

順暢的呼吸讓吳桐已經不想去計較這是哪一年,他脫口而出:“媽媽,我想下床跑步去。”

“我的兒啊,你是不是暈了,這麼晚了跑什麼步去,我去給你下碗麪吃吧。”胡雲看到寶貝兒子無礙,心滿意足的去給兒子煮麪去了。

吳桐看著走出房間的媽媽,終於接受了已經穿越的事實,他環視著這個自己小時候住了很多年的廠區宿舍,想起這個時候家裡還有一條舅舅當警察時帶來的一條退役的狼狗,趕緊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院子裡那條名叫“卡卡”的狼狗正搖頭晃腦的看著自己的主人,吳桐坐在家門口的石凳上,想起這個時候自己的爸爸正在縣裡給縣委書記錢軍當秘書,陷入了沉思,他的記憶中,1999年,父親在和錢軍書記下鄉視察的時候發生了車禍,導致家庭急速的衰敗,既然穿越了,吳桐發下誓來:“我一定要阻止這件事的發生,我一定要活出個樣子出來。”

.......

吳桐的重生並冇有給他帶來太大的喜悅,因為前世的生活艱辛讓他覺得人生並冇有那麼容易,吳桐整理了下他前世的記憶,回顧了下發生的世界大事和經濟階段,他開始認真的思考起來:

現在是1997年,也就是香江迴歸的那一年。

第一件事情是我要努力阻止父親的悲劇發生,家庭纔不至於斷崖式的衰敗,第二件事是要繼續完成大學的學業,學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為輟學讓他在前世受儘苦頭,無法找到不錯的工作而隻能當苦力。 第三件事就是實現前世的夢想,成為一個對國家有貢獻的人,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前世拮據的生活讓我隻能照顧好我自己,現在重生的機會來了,我要為國家的發展做出自己的貢獻。

任總那樣對國家的科技發展有幫助的人是我的偶像,既然我大學學的是經濟學,對經濟投資很瞭解,為什麼不去積累財富,幫助國家解決實際的問題,現在是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馬上要來了,我家雖然有父親在政府工作,但是媽媽也隻是一個普通的企業職工,冇有原始的資金,怎麼樣才能合理合法的得到財富呢?

位元幣,2010年的時候一個美國的程式員用10000枚位元幣換取了2個披薩,當時這兩個披薩的市場價是30美元,摺合下來1枚BTC的價格是0.003美元,這就是BTC第一次在現實世界中的定價,在前世,2024年位元幣的價格一枚已經到了5萬多美元,但是這還要等十幾年後,這個以後再考慮。

房市,現在的房價很低,縣城才幾百一平,職工福利分房的政策現在還存在,我現在住的房子就是父親單位分配的,職工福利分房的政策1998年也就是明年才取消,現在的房子不值錢,但是房價暴漲也要到2012年以後,08年美國次貸危機後中國提出4萬億刺激計劃,加上貨幣超發和國家的經濟大發展,造成了房價的幾倍上漲,這個也要到是十年後,這個也隻能以後再考慮。

互聯網,我記得最開始互聯網巨頭都有融資的困難,企鵝甚至有大股東是南非的一個什麼公司,想要在互聯網的騰飛中受益,那就是在互聯網企業最困難的時候進行投資,現在還是原始資本的問題,不然什麼淘淘、企鵝、微信、頭條、抖抖,隨便投哪一個都是钜額的回報。

股市,因為前世生活不易,我隻依稀記得2005年開始股市暴漲,菜市場大媽都紛紛將儲蓄投進股市,一直到了2007年,股市到達6000多點的高峰,隨著08年將舉行奧運,全體股民喊出了08年股市過萬點的豪言,但是之後卻一路大跌,甚至出現千股跌停和熔斷,既然知道時間段,到時候可以參與一下,但眼下的啟動資金這麼來?

現在是1997年,很多後來很火的事物現在還冇有出現,現在還冇有微信,這個時候才隻有ICQ,企鵝明年才成立,學生們會上網的都不多,交友還靠各種青春類雜誌,使用書信聯絡成為所謂的筆友,我還是個高中學生,也冇有什麼人脈資源,前世稍微有點能力的也就是開了個大網吧的堂哥吳源和在香港國際學校教書的表姐胡璿,其他兄弟姐妹都還在讀書,該這麼辦呢?

經曆了一次劇烈的頭腦風暴後,吳桐的大腦突然靈活一閃,有了,就這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