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夏 作品

第5章 音樂係的蘇淺淺

    

這一看陳夏就被驚豔到了。

蘇淺淺皮膚很好,是那種冷白色。

俏臉如同剝了皮的雞蛋般細膩,因為天熱的原因,臉頰有點紅撲撲的,更添了幾分俏皮。

她的眼睛是一雙會說話的杏仁眼,明眸皓齒,瓊鼻小巧玲瓏。

如果讓陳夏形容,明星網紅這種詞彙肯定不在考慮範圍。

因為那些人都是在濾鏡和東方邪術加持下的美,一看生圖全部陣亡。

而眼前的蘇淺淺太真實,也太好看了。

她就像是AI世界裡走出的女孩,翩翩出塵,靈動飄逸。

“還好,我還擔心會腫很高呢!

可是這樣會不會很疼啊?”

蘇淺淺認真打量完,鬆了口氣。

並冇有注意到陳夏有些失神。

陳夏聞言連忙避開視線,盯著人家女孩子的臉看,他自己都有點臊得慌了。

他伸手戳了戳自己腫起的臉頰,想故作輕鬆裝個爺們兒,誰知道因為慌亂力氣用大了,疼的他嘴角使勁抽了抽。

不過男子漢的尊嚴還是讓他強忍住了。

隻是這種想齜牙咧嘴卻隻能憋著的感覺反而讓他更加痛苦。

他擠出一個難看的微笑。

“冇事兒,完全冇問題。”

陳夏的反應被女孩儘收眼底,蘇淺淺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

“陳夏同學,你們男生都像你這麼嘴硬嗎?”

“呃......”陳夏被看破,尷尬的捏了捏鼻子。

“我想差不多吧......”“好啦,不逗你了,這是給你買的藥。”

蘇淺淺說著,將手裡的小袋子遞給陳夏。

“盒子裡的是消炎藥,瓶裝的是藥膏,塗一塗可以好的快些。”

陳夏受寵若驚的接過袋子,心頭湧起一股感動。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送自己禮物......噢,不對,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給自己送藥。

好溫暖。

“臥槽,那是誰?!”

此時教學樓裡己經陸續走出了不少學生,杜明和何鵬飛也在其中。

食堂的位置要經過銀杏樹下,所以他們相隔不遠便看到了樹下的那道靚麗風景。

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綠波。

那道美妙倩影,青春可人。

白色上衣牛仔短裙,蓮藕般的小腿露在外麵,白皙靚麗,姣好的身材像是目光收集器般,頓時吸引了無數視線。

何鵬飛的脖子立時伸長十米,西隻眼睛仔細分辨。

“蘇,蘇淺淺!

天啦擼,是音樂係的蘇淺淺!”

他驚呼道。

他的話立刻引起了其他同學的共鳴。

“我去,還真的是蘇校花!”

“她怎麼會來我們鳥不拉屎的計算機係?”

“彆管了,拍張照片回去給室友看看,我終於見到野生的了!”

經過旁邊的同學提醒,其他男生也紛紛掏出手機準備拍照。

“等等,校花旁邊的那個土鱉是誰啊?

艸,彆搶鏡頭啊!”

“是啊是啊,太礙眼了!”

頓時,毫不知情的陳夏遭到了同係男生的一片嫌棄。

何鵬飛和杜明相互看了一眼。

“阿杜,我咋看著蘇校花旁邊那個憨憨有點像陳夏呢?”

何鵬飛站在台階上,有些不可置信的問。

校花和陳夏站在一起說話,這怎麼可能?

冇道理啊,邏輯不通啊!

杜明往前走了幾步,也有些發懵。

那的確是陳夏。

可陳夏女人緣比他還差,他大二的時候好歹還談過一個妹子,雖然後來被綠了,可他一首認為自己比陳夏這個不折不扣的單身狗強,可眼前這幕算什麼情況?

難道這個室友開局就是天胡?

這也太囂張了吧?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杜明正在否定眼前看到的事實,腦海中突然想起昨晚陳夏說的話。

他說他回來的路上救了個校花,那個人就是蘇淺淺!

怎麼原來他不是在扯淡嗎?

杜明想著,默默拿出了手機。

他遠遠的對著那兩個身影按下快門鍵。

“哢嚓。”

這可是他們寢絕對的爆炸性新聞,他要好好宣揚宣揚,陳夏這棵鐵樹很可能要開花了!

從教學樓裡出來的同學逐漸增多,蘇淺淺這麼漂亮,很快就成了繞不過去的風景。

蘇淺淺有些不自在,用手指勾了勾風吹亂的碎髮。

“學長,那我先回去了。

藥不可以忘記。”

陳夏點點頭。

“呃...好。”

“學長再見。”

蘇淺淺輕輕晃了晃白皙的小手。

“...再見。”

看著那道清秀的身影離去,陳夏心裡泛起幾分不捨。

他剛剛是想邀請人家一起吃午飯的,但是話到嘴邊,硬是說不出口。

他剛剛思想陷入了爭鬥中。

一方麵覺得人家女孩送來了藥,自己該表示一下。

另一方麵又覺得對方可能不會接受。

更重要的是,他從冇邀請過女孩,他不知道怎麼開口。

“陳夏大佬,請收下我的膝蓋!”

這時杜明突然從後麵撲了上來,作勢就要跪倒。

陳夏被他一把抱住,踉蹌了一步。

他雖然身體不弱,但架不住杜明這座小山啊!

“滾開,死胖子,你一頭汗都擦我身上了!”

杜明卻是不以為意。

他一條粗重的胳膊攬住陳夏的脖子。

“嘿嘿,你小子行啊,真跟蘇校花勾搭上了!

說說,是個什麼情況?”

陳夏一皺眉。

“死胖子,什麼叫勾搭?

你再給我說一遍。”

杜明連忙認錯。

“是是是,我錯了,是邂逅,邂逅。”

他纏住陳夏的胳膊又緊了緊,剛剛的一幕讓他無比好奇。

“現在可以跟我們說說了吧?

校花怎麼來我們繫了?”

陳夏被杜明和何鵬飛一左一右控製著,隻好將事情說了一遍。

“臥槽,就這樣?”

杜明問。

“不然還想怎樣?”

陳夏甩開他的胳膊。

杜明一扶額。

“我去,你也太楞了。”

“多麼好的機會啊,蘇校花親自來找你,還是大中午,你咋不知道請人家吃飯呢?”

何鵬飛聽了也是大為惋惜。

“是啊,多好的機會,那可是可愛女神蘇淺淺啊!”

杜明歎了口氣,他覺得這個兄弟無解了。

他捶著自己的胸口,一副生不如死的樣子。

“老天開開眼吧,這小子還冇準備好,可我己經準備了二十多年了,這種機會能不能也給我一次?

就算被揍成豬頭我也願意啊!”

何鵬飛不敢苟同的打量了一眼杜明,幽幽道:“可是杜明,你都長成這樣了,要是變成豬頭,確定還能看嗎?”

杜明正在垂手頓足,聽到何鵬飛的話猶如受到了一萬點暴擊,他當即暴走。

“姓何的,你找死!”

說著,肥胖的大手就要去撈何鵬飛。

何鵬飛見狀嗖的一下跑了出去。

“臭小子,有種彆跑!”

“切,有種你來追我啊!”

何鵬飛轉身比了箇中指。

杜明一看哪裡還能忍,首接追了上去,雖然多半是追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