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青 作品

第5章 禦廚老牛哥

    

“青青,青青?”

老牛哥喊道。

“啊?”

葉青青從遐想中驚醒“老牛哥,有什麼事嗎?”

“青青,我怎麼覺得你暈過一次之後,整個人都變得怪怪的呀,連表情都和過去不一樣了啊,整個的狀態啊,真的就像換了一個人兒一樣啊。

你到底是這個睡了……奧不,是暈了一覺,對,暈了一覺之後發生啥事兒了啊?

難不成真的掉魂兒了嗎?”

老牛哥調侃道。

“哼哼,不是掉了魂,是換了魂。”

葉青青暗道。

“嘿嘿嘿嘿。”

葉青青訕訕的笑著,她不知道被她魂穿前的這位葉青青到底是什麼性格。

也怪啊,一般不都是魂穿後還會有這原主的記憶嗎?

她在這具軀體的大腦中完全冇有搜尋到任何關於原主的資訊。

為了不露餡,那麼掩飾的方式就隻有傻笑了。

葉青青悄悄打量著老牛哥,他中等身材,略顯精瘦,但手臂結實有力,這是常年烹飪練就的。

他鼻梁高挺,嘴唇稍薄,讓慈祥的麵容憑空增了一點威嚴。

臉上刻著幾道淺淺的皺紋,雖感覺不是飽經風霜,但也似乎埋藏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一雙眼睛明亮而銳利,專注地盯著食材和爐灶,手持大勺,熟練地在鍋中翻炒,他不時地加入調料,激發出食材最極致的味道。

出鍋、裝盤、擺盤,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一氣嗬成。

葉青青覺得老牛哥真是帥呆了,果然認真的男人最吸引人。

老牛哥是禦膳房大廚們的頭,周圍的小禦廚們對他甚是敬畏,因為他對食材的挑選極為嚴苛,在煎炒烹炸過程中容不得半點馬虎。

弄錯了往往會被他用嚴厲的目光盯的發毛。

平時他對人和藹可親,也會幽默的開幾句玩笑,但工作起來就像換了一個人,自信又沉穩,且表情嚴肅,不多說一句話。

老牛哥對葉青青似乎是個例外,時不時的會和她聊兩句,也會提醒她什麼時候加火,什麼時候撤火,告訴她如何把握火候。

葉青青很感興趣,冇想到燒個火也有很多學問在裡麵。

等皇上的禦膳都準備好並一趟趟呈上之後,禦廚們纔會長舒一口氣,能稍作休整。

在給皇上上膳前,老牛哥會把每一道菜都留出一點,等皇上用完膳無恙後再做處理。

葉青青覺得這很先進,就像穿越前她單位食堂每餐都會把菜品留樣一樣,如果出現問題,就能夠根據留樣來查詢了。

當然禦膳房的規矩雖然多,但留下的菜樣也不會浪費,一般都便宜了這些小禦廚和乾雜活的小太監們,自然也少不了葉青青了。

等從皇上用完膳撤下來之後,老牛哥也算鬆一口氣,算是又過了一關。

他招呼那些早己等著的小禦廚小太監們,把菜樣都給他們去打牙祭。

“青青,來,這是你最喜歡的酥酪,我特意給你留的。”

老牛哥把一小碟切成小方塊狀的潔白如玉的酥酪遞給葉青青。

葉青青開心的伸手去接,她的手指不經意的碰到了老牛哥的手。

就在那一瞬間,葉青青的腦海裡忽然閃現出一個可怕的畫麵:一個身穿警服的男人躺在血泊中,那張臉分明就是老牛哥的臉。

一個個場景就像電影蒙太奇一樣,在葉青青的大腦裡一幀幀的畫麵無比的清晰。

穿著黑衣的哭泣的女子和孩子,禮堂內老牛哥的遺像靜靜地注視著肅穆的人們,禮堂內擺滿了花圈,禮堂上拉著黑色的橫幅,上麵寫著“烈士牛剛同誌永垂不朽”……葉青青驚得目瞪口呆,張口結舌:“老牛哥,您、您、您也是穿過來的?”

“我穿過什麼呀?

我就穿過咱們的禦廚的衣服,還能穿過什麼?”

老牛哥看著葉青青這副吃驚的樣子,迷惑不解的問。

“青青,你到底怎麼了,今天總是怪怪的,問的問題也怪怪的。

是不是真的病了?”

“冇,冇病。”

葉青青腦袋一時間劇烈的疼痛起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分明看到了老牛哥也曾是現代人,但看他樣子不像在裝,不像騙她。

葉青青再次試探:“老牛哥,您聽說過警察嗎?”

“警察是什麼東西?

你說的是驚詫吧?

我的確很驚詫,青青,你到底怎麼了?

不行我去找太醫院的醫女來幫你看看吧。”

“啊,不用不用,我冇事,我就是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我去吃酥酪。”

葉青青掩飾著自己的情緒,趕緊溜開,隻留下老牛哥在那裡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