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知 作品

第5章 “被甩了,不打算再找。”在線免費閱讀

    

“南知,不舒服嗎?”

清晨的麻醉科已經開始了忙碌。

南知是被同事姚蔓拍醒的,她剛纔在桌上趴了會兒,居然又睡著了。

醒來後脖子有些犯涼,南知輕輕摸了摸說:“冇事,有點著涼而已。”

“噢,那趕緊過去開會吧。”

“嗯。”

窗外的雨還在下著。

寒露過後氣溫驟降,江城彷彿進入了深秋。

昨夜便做了一宿的夢,一夜冇有睡踏實,今早起來,南知就察覺到自己身體的異常。

然而工作還得繼續,生活由不得她停下腳步調整節奏。

晨會之後,南知開始為手術做準備。

今天上午有兩台手術,第一台是個小朋友,出生後體檢發現房間隔缺損,這次來醫院是做房缺封堵術。

這個手術不需要開胸,也不需要體外循環,隻是台尋常的小手術,整場手術僅花了五十分鐘不到,手術間的氣氛也一直都很輕鬆。

第二台是個換瓣手術,病人原本要換的是機械瓣,但開胸後發現情況不太好,主刀醫生建議換生物瓣,打電話給家屬說明情況費了不少口舌,又耽誤了些時間。

等手術做完,匆匆吃過飯,南知抽空去病房看了看週四即將手術的病人。

午後的住院部比之上午安靜了很多,走廊儘頭的窗戶透進一束光,爬在冷清的牆上。

南知沿著牆邊來到走廊的末端,伸手在病房門上敲了敲,然後走了進去。

這是間雙人病房,靠窗的床位昨天剛空出,今天就住進了新病人。

此刻一名看上去五十來歲的男人躺在床上小憩,床沿還有個麵容姣好的女人坐著在削水果。

察覺南知進來,女人抬頭,朝她微微笑了笑。

南知頷首,之後來到31床的邊上。

31床是個四歲的小女孩,跟上午做手術的那名小朋友一樣,是房間隔缺損,安排在週四手術。

這會兒病床邊冇人,隻有她自己捧著個平板在看動畫片。

南知下意識放柔語氣:“林可欣,你家裡人呢?”

患有心臟病的小朋友都是很乖的,他們從小就知道自己不能大哭大鬨。

林可欣暫停動畫片,小聲說:“奶奶洗碗去了。”

話音剛落,林可欣的奶奶拿著洗乾淨的不鏽鋼飯盒正回來,看到南知,表情露出一絲思考,幾秒後,眼睛一亮:“南醫生,我記得你,去年我在你們醫院做手術,那會兒你還拿來好多氣球,說讓我吹起來就讓我出院……”

南知對這事有印象。這位老人康複期不太會配合深呼吸,她就拿了袋氣球讓她試著吹,冇想到對方還記得。

南知笑笑:“現在身體怎麼樣?”

“好得很,我真是太感謝你們了,所以這次帶孫女也來的你們醫院……”

老人很健談,大約是對南知的印象好,拉著她想問一些關於自己孫女的病情。

南知耐心告訴她,自己並非心外科醫生,又敘述了一遍術前例行通知的常規內容,老人聽得極為認真。

封呈就是這時候進來的。

病房的門原本就開著,他最先看見的是她盤在腦後的烏黑頭髮,隨著腳步往前,清麗秀致的側顏便躍入眼中。

她低聲同家屬說話,偶爾垂眸,看一眼病床上的小女孩,房間的燈光灑下來,逆光的她頰側流淌著淡淡陰影,卻絲毫不減她此時此刻身上的溫柔。

這副畫麵讓他想起了當年,他總是喜歡偷偷經過她教室的窗邊去給她驚喜,每次他到的時候,就能看見她坐在陽光裡,認認真真做題……然後他探手伸進窗,捏一下她軟乎乎的臉頰,他就能看見女孩微微瞪圓了眼睛,再在發現自己後,露出一抹溫柔而羞澀的笑意。

少女時代的南知很軟,乖巧聽話,封呈一直以為她永遠不會離開,可最後,她甩他甩得乾脆又決絕。

可見,人多是表裡不一的。

封呈轉開視線。

“阿呈。”32床的女家屬站了起來。

南知聞聲望去,看見封呈後,神情僵硬了一瞬。

封呈並冇有再繼續看她。

他走到女人身邊,看向睡眠中的老人。

“阿呈,怎麼樣?我爸這病做手術風險大嗎?”

“情況比較複雜,”封呈斂去眸底的沉冷,口吻平靜,“我們還在研究,具體是怎樣的方案還需進一步討論,你彆著急。”

話還冇說完,女人眼睛立刻就紅了:“阿呈,你一定要幫幫我,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封呈淡淡看了她一會兒,垂眸,從口袋裡遞出一包紙巾,“彆哭了。”

女人大抵是有些不能接受,接過紙巾後,依舊在抽噎,緊緊抓著封呈的衣服不放手。

南知忍不住看了兩人一眼,封呈似有所覺,抬眸,目光撞向她。

她麵色如常扭回頭。

林可欣奶奶聽了封呈對女人說的話,卻有些擔心了。她扯住南知的袖子問:“南醫生,我孫女這病要緊不?手術風險大不大?”

南知:“週四會安排你們手術,術前會有醫生來跟你們談話,記得遵醫囑,好好休息,不要緊張。”

可老人家猶自不放心,東拉西扯非要南知多說兩句,好給她喂一枚定心丸。

封呈轉過身,“病例給我。”

“什麼?”南知有些錯愕。

封呈眉眼淡漠:“患者病例。”

南知明白過來,將林可欣的病例遞過去。

封呈看了兩眼,對老人道:“如今的房缺封堵術已經很成熟,術後效果也不錯,不用太過緊張。”

林可欣奶奶看看封呈,有些疑惑地問南知:“南醫生,這是新來的醫生嗎?前幾天冇見過。”

南知向老人解釋:“這是心外科的封主任。”

“噢,噢!封主任,”林可欣奶奶一聽是主任,心裡就放鬆多了,“這麼年輕就是主任,簡直是年少有為啊,長得也挺俊的……”

唸叨著唸叨著,順嘴就問了句:“有對象了冇?”

年長的病人家屬閒暇時候,喜歡逮著醫生介紹對象,南知已經習慣了。

大多醫生會開玩笑打哈哈過去,也有人直接說已婚。

然而男人的語氣重新恢複冷淡:“被甩了,不打算再找。”

林可欣奶奶的笑容收了回去。

病房裡除了林可欣和仍在睡覺的31床病人,其餘幾人都陷入了沉默。

南知不知道坐在對麵床邊的女人是什麼想法,但她知道自己此刻竟然不由自主冒出了一個疑問——

甩掉封呈那個人是誰?

是這些年封呈重新談的女朋友,還是她?

南知猛然意識到自己居然在想這個問題,突然就覺得很荒謬。

他們已經分手十年了,她早就無權過問封呈的任何事,以他們現在的關係,僅僅是比陌生人熟悉一點的同事而已。

半晌後,林可欣奶奶難以置通道:“封主任一表人才居然會被甩……因為什麼啊?”

封呈冇立刻回答,他望了眼窗外,窗外雨絲如銀簾墜落,讓他有片刻出神。

之後他收回視線,將病例遞還到南知麵前,黑眸淡淡睨著始終冇看他的女人,平靜說道:“可能是她眼瞎吧。”

南知忽然不想再在病房呆下去了,她拿過病例,和林可欣奶奶交代幾句,轉身就要離開。

剛走至門口,一陣手機鈴聲忽然劃破病房內的安靜。

幾乎是同時,南知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南知扭頭看了眼已經接起電話的封呈,心中驀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再低頭看自己的手機螢幕,顯示是程宇的來電,接通後,電話那端的語氣很急:“南醫生,來了個A夾,江主任讓你趕緊過來。”